Baptism Sunday Church Website Banner
 

Emily的受洗见证 12/02/2018

虽然在康州慕道了好几年,但是一直离神很遥远。 用我朋友的话说,以前的我一直有一个金钟罩罩着我,好人和坏人都进不来。 我不明白去教会的意义,也不了解台上牧师的讲道。具体的行为有:我上学期间参加了很多不同的宗教的活动,目的很纯粹就是去蹭饭,因为自己坚持不做饭。后来,渐渐地发现我周围玩得好的朋友都信了基督教,所以我也就去基督教会比较多,因为周日要和朋友玩就只能跟着去教会和参加教会活动。 所以,听着牧师在台上讲道,台下玩手机的我的内心满满都是不认同。从小到大我一直习惯于被别人的爱包围着,习惯于依赖别人,但很难想过去主动爱和尊重一个跟我毫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所以要让我单纯去相信一个我对他一无所知且自称牧师的人口中所说出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信主前的我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对人性很悲观,觉得人间不值得,所以有意或无意伤害了很多人,包括我爱的和爱我的人,我喜欢的和喜欢我的人。 来纽约之后,我一直自认为是个优秀的慕道友。虽然被教会的姐妹push过信主,但当时的我就是很反感别人的强迫,觉得好可怕很想逃避。其实就是一直没有正视过自己内心的罪,所以才会自我感觉良好不敢跨出那一步,也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信主的转折在是在2018春夏的有一天,教会的一个姐妹在请教师母关于基督徒和非基督徒能不能在一起的问题。我就顺便也听了一下,然后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和打击,觉得这都21世纪了为什么教会要包办婚姻,为什么基督徒一定要找基督徒,这不是自由恋爱的时代吗?so ridiculous…那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关于三观一致意志使命相同这个说法,当时根本听不懂是什么意思感觉是教会的某种咒语之类的。当时很叛逆觉得基督徒都很懦弱,然后凭自己的血气做了很多事情但都没有成功。 后来,我又单独找师母聊了一下,然后就被师母训了。当时觉得好奔溃,因为觉得我都鼓起勇气把藏在内心的罪分享出来了,如果按照剧本走,接下来对方不是应该轻声安慰我吗?但是没有,结果就是我受到了暴击。晚上的时候,我就和康州教会的小伙伴打电话大哭说,“我意识到自己巨大的罪,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做不了基督徒,我和基督徒之间有存在巨大的鸿沟,我此生都配不上基督徒,我要走了,我要和教会say goodbye了,我要回到属世的世界去了,至少在属世的世界里我还算是个好人。” 然后说完等着我朋友安慰我,我朋友说我必须想清楚并且做出选择,自己要过哪种生活。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纠结这个选择。感谢神的安排,感谢师母和这个经历,让我有机会去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基督徒,基督徒的三观和使命,成为一个基督徒的代价和整个生命的改变。如果没有经历这些,可能我还一直是那个沉浸在自我感觉良好中的慕道友。 对自己的罪有清晰的认识之后,接下来就是信心的建立。首先,我对自己很没有信心因为我觉得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我自己,我没有办法保证自己能在往后的生命中不背离神。我很悲观地想,如果以后我会背离神,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信了。但是,神是万能且慈爱的。即使我会跌倒会信心不足,我相信神会找回我的,就像找回彼得和迷途的羔羊一样。 也许在我的一生中会经历很多次属灵的高潮和低谷,而一次又一次信心的重建会一步一步拉近我和神之间的关系,感觉这个是身为基督徒一生都要做的功课。
信主后的改变第一个就是爱别人和尊重别人的想法。特别是当听到一些不同的人发出一些不同的声音时,不会像以前一样直接选择忽视,而是会以包容和理解的角度看待这件事情。神造每个人都是按照他的样式造的。所以当我更加走进一个人的时候,就更能理解一个人的想法;信主之后少了很多对人的偏爱,觉得每个人都很美好,同时也更加理解人的软弱。以前的我是不承认自己软弱的,也不喜欢软弱的人,这也是我以前很排斥基督教的重要原因,特别是男生很软弱需要别人安慰理解之类的,感觉这个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但是somehow神有时候就是会偏偏安排一些自己讨厌的事情发生,从而改变我的思想以及教会我一些道理。这个也是蛮奇妙的。 其实每个人都会软弱的,有些人的外在狂拽炫酷看上去很吸引人的样子,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一定有一颗强大的心,只是他们内心的软弱我没有看到而已。所以我学会了看待人和事一定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一个人是否有很好的属灵内在才是最重要的。
信主后的第二个改变就是接受自己吧。以前会根据不同的环境变成不同的人。也许是为了更加迎合这个社会的需求,满足父母的期望,融入不同的团体,讨一个人的喜欢,努力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其实这样变来变去的是很累的,而且没有一个样子是我真的喜欢的,导致我常常很讨厌自己。信主的过程中我也清楚地意识到了,其实就只有两个问题需要思考 :我是谁?我要去哪里?圣经中也给出了解释,我是神的儿女,我的内心有一个神的国度,而那里就是我最后要到达的地方。最让我感动的一点是,不管我是什么样子都是神所塑造的,不管我在世人眼中如何,神爱我和爱别人一样多。而我需要做的就是信靠神,并且把从他那里得到的这份爱传递给别人,让更多的人得救。
 

泡泡的受洗见证 04/01/2018 復活節

 

神的恩典一路伴随着我,从开始到现在。对此我怀着十二万分的心报以感激,因为我知道我没有什么能为他做的,而那些我能尽力为他做的,都微不足道。神的宽宏、没有局限、跨越一切的美从最开始就已向我显明,然而我时常被自己的愚昧无知蒙蔽了双眼,扰乱了心智,好在我如今真正开始建立起不可动摇的信念,对此我很坚定,感谢神。这篇见证拖了很久,因为内心深处的杂乱无序而无从下笔。非常感谢Duncan的体谅和帮助,但是很多问题人是没有答案的,也无从探讨,我能做的仅仅只是把神为我做的告诉大家,为我们的神做尽可能客观的见证。   Duncan为了帮助我完成受洗见证,让我分‘前,中,后’三个时间段说,但我其实无法描述得这么清楚。我并没有在信耶稣以后发生巨大的改变,相反的是我更加有勇气做自己了,也更能够直面自己。逐渐地认识神以后,对罪的理解越发深刻,也更深入地了解自身的残缺与不足,而更多的则是得到一种认同,一种接受。我们的神完美地存在着,就成全了我对这个世界所有的期待。神就是爱,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令人感动的了。   凡我所求的,没有一件神不帮助我的。在将要受洗之前的一段时间里,我和神的关系出现了重大的危机,当然原因并不在神。倘若耶稣不曾来对我说话,假如神从未显明过他的爱,那么我现在应该不需要写这篇见证了。但我感谢神帮助我解开疑惑,我想神必然比我更了解我自己,“距离”并未真的存在过,挣扎过后留下的才是更为坚固的宝藏。神为我做的实在太多太多,倾听我从未放弃我一直爱着我就像爱着这世界上其他所有的人一样,这样跨越一切的神,直看到人软弱心肠的神,就是唯一的真神了,普天之下再没有其他可能。   神爱我们并不是为了成为我们的信仰,只因我们背弃了他,便让信仰成为救赎的方式。神不为任何形式主义所捆绑,包括人类所谓的宗教,更包括我们无谓的想象。从前我总认为这世界虚无飘渺,共产主义也只是理想的泡沫。但是人类社会实现不了的事情,在神的国度里一切都能成就。神让我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虚无的屏障只在我们的脑中。感谢神,但愿能够就这样怀抱着希望与勇气,坚韧地活着,直待到这世界的末了,见那良人。

Rising Tide Church Website Banner

Yujia的受洗见证 04/01/2018 復活節

每一个被神拣选的人都是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到神面前的, 那一定都是神认为最好的方式和最好的安排。我从小学习音乐, 对音乐的感动总是能触及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第一次感到天上的父让圣灵呼召我就是通过音乐。因为我当时本科时候的老师是基督徒(天主教)所以我有了一次在2011年复活节献诗的契机, 那是我第一次走进教堂。演出前一天彩排结束后邀请方神哲学院的院长带我们四处参观,刚好看到修女们的唱诗班在上课有一位从欧洲来的神父的专程过来指导,院长带我们走进教室在一旁的角落坐下,修女们唱着拉丁文的赞美诗, 黑板上写的是我这个从小学音乐的人都看不懂的四线谱曲谱, 她们的发声和练习程度都离professional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听到第一个音符开始我的眼泪就一直不停的往外涌。我并没有觉得那个音乐有多么的感人歌词我也听不懂也不是当时我的心里有什么悲伤的情绪,但是眼泪就是控制不住的一直流,那不是喜悦或是悲伤的眼泪只是感觉自己的内心被什么东西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也许我跟这个信仰有一些联系,但是因为我的家人和朋友里没有信主的所以当时我也没有刻意的想去寻求。从那以后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想去当地的教堂看看,虽然当时我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那位神存在但是每当我在教堂里尝试着跟神说话的时候还没说上几句就已经是哽咽忍不住眼泪了。直到去年我面临一些人生的选择很多事情都感到困惑急切的想寻求答案,所以我有了想试试看通过认识这个信仰看我能不能解开这些疑惑的念头,然后就开始参加每周的慕道班和敬拜。在教会里我看到了弟兄姐妹之间的友爱和关心让我非常的羡慕,就让我更加的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信仰能让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家相处得像亲人一样。做为被无神论教育长大的我刚开始对于这个信仰有很多的疑问一直希望能用理性的理解来帮我确定这个信仰是真实的可以完全交付的,感谢神让我从始至终都是抱着一种渴望追求的心去提问寻找答案,通过每天的读经祷告逐渐的我越来越能感受得到神与我的同在,我也能感受到圣灵在我的心里动工打开了我属灵的眼睛和耳朵。但是在突然被问到要不要决志的时候我还是犹豫了,一个原因是我无法从理性完成到信仰的飞跃第二个就是因为我知道要做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要做出很多牺牲和付出的,以前的老我必须要舍弃要做一个活着像基督一样的人,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能履行这样的承诺。在那一周的时间里我每天读经祷告,思考我跟神的关系, 我切身的感受到了他的爱和恩典也给了我把自己交托给他的勇气,在我决定要决志的那一天我就认定了我要接受洗礼成为神家里的人。感谢神没有放弃我一路上引领我走到了他面前,也要非常感谢在我追求信仰的路上教会里各位弟兄姐妹解答我的疑惑, 对我的关爱和帮助, 让我更深切的感受到神的爱和恩典就在我们当中。愿神一直与我们同在, 一切的荣耀归于神。   每一个被神拣选的人都是通过不同的方式来到神面前的, 那一定都是神认为最好的方式和最好的安排。我从小学习音乐, 对音乐的感动总是能触及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第一次感到天上的父让圣灵呼召我就是通过音乐。因为我当时本科时候的老师是基督徒(天主教)所以我有了一次在2011年复活节献诗的契机, 那是我第一次走进教堂。演出前一天彩排结束后邀请方神哲学院的院长带我们四处参观,刚好看到修女们的唱诗班在上课有一位从欧洲来的神父的专程过来指导,院长带我们走进教室在一旁的角落坐下,修女们唱着拉丁文的赞美诗, 黑板上写的是我这个从小学音乐的人都看不懂的四线谱曲谱, 她们的发声和练习程度都离professional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我听到第一个音符开始我的眼泪就一直不停的往外涌。我并没有觉得那个音乐有多么的感人歌词我也听不懂也不是当时我的心里有什么悲伤的情绪,但是眼泪就是控制不住的一直流,那不是喜悦或是悲伤的眼泪只是感觉自己的内心被什么东西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从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也许我跟这个信仰有一些联系,但是因为我的家人和朋友里没有信主的所以当时我也没有刻意的想去寻求。从那以后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想去当地的教堂看看,虽然当时我还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那位神存在但是每当我在教堂里尝试着跟神说话的时候还没说上几句就已经是哽咽忍不住眼泪了。直到去年我面临一些人生的选择很多事情都感到困惑急切的想寻求答案,所以我有了想试试看通过认识这个信仰看我能不能解开这些疑惑的念头,然后就开始参加每周的慕道班和敬拜。在教会里我看到了弟兄姐妹之间的友爱和关心让我非常的羡慕,就让我更加的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信仰能让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家相处得像亲人一样。做为被无神论教育长大的我刚开始对于这个信仰有很多的疑问一直希望能用理性的理解来帮我确定这个信仰是真实的可以完全交付的,感谢神让我从始至终都是抱着一种渴望追求的心去提问寻找答案,通过每天的读经祷告逐渐的我越来越能感受得到神与我的同在,我也能感受到圣灵在我的心里动工打开了我属灵的眼睛和耳朵。但是在突然被问到要不要决志的时候我还是犹豫了,一个原因是我无法从理性完成到信仰的飞跃第二个就是因为我知道要做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要做出很多牺牲和付出的,以前的老我必须要舍弃要做一个活着像基督一样的人,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能履行这样的承诺。在那一周的时间里我每天读经祷告,思考我跟神的关系, 我切身的感受到了他的爱和恩典也给了我把自己交托给他的勇气,在我决定要决志的那一天我就认定了我要接受洗礼成为神家里的人。感谢神没有放弃我一路上引领我走到了他面前,也要非常感谢在我追求信仰的路上教会里各位弟兄姐妹解答我的疑惑, 对我的关爱和帮助, 让我更深切的感受到神的爱和恩典就在我们当中。愿神一直与我们同在, 一切的荣耀归于神。

The Ripple Effect Christian Website Banner

Angela 的受洗見証 04/01/2018 復活節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非常感恩能在复活节当天,在MGC受洗,和大家一同见证我归入主名,成为耶稣基督里的新生儿。

信主之前的我,蒙神保守,虽然是个普通的孩子,但成长的路上一直有贵人相助,父母陪伴,都还算顺风顺水。平安感恩的表面下,积累了很多骄傲,甚至曾以为自己有救人的奇妙能力,不懂得什么是真的爱,做过以为对他人好的事情,却反而伤害了别人和自己。而越长大,越发现自己的局限,觉得人生很虚空,像推石头上山的西西福斯,心里有着很多挣扎和焦虑。因此,我很想知道什么是爱和真理。在以往的阅读和学习中,我并没有找到很满意的答案。而我在主耶稣基督这里,找到了。 与其说是我找到了答案,不如说是主的带领让我认识了祂。让我知道了他在我认识他他之前就已经爱我,并恒久忍耐,从不放弃。 从本科开始,我的舍友就是基督徒,在大三的时候参加过新加坡的教会和团契,去年春季也来过一次MGC。但那时的我还心硬,虽然知道教会的兄弟姊妹都非常好,但只是把基督教贴上宗教的标签放在了自己知识库的一个角落,不认识主。 而在去年暑假,有了质的飞跃。我觉得自己人生又要走向转折点,会越来越忙,就想趁暑假有时间多去几次查经班读读圣经。去了两次之后,我就因为急性阑尾炎送急诊了。感谢主,让MGC的四位小伙伴:汪大、Helen、陶扬、利加那时来医院陪在我身边,在我入手术室之前为我祷告,我那时心里有着异常的平安。在我术后,陶扬接我到她家照顾,甚至把她的床让给我睡,自己在客厅打地铺,还有很多小伙伴来轮流地来照顾我,让我度过了那段很艰难的时光,这是我一辈子都会非常感激的。之后在休养的时间里,被陶宝宝带着参加每周的团契和教会。我在唱赞美诗时会经常莫名其妙的流泪,师母那时看到,就抱着我为我祷告,说是圣灵在做工。而且每次想到耶稣拥有宇宙的权柄却为了赎我们的罪死在十架上时,都会哭的很厉害。在这过程中,我的心在慢慢改变。 去年九月17号MGC一周年生日的时候,邝牧师证道讲以斯帖记,说到王后的位份,让我反思自己得到的这些是为了什么,我有什么使命,在祷告会我去向他请教决志的条件,他问我,你承认自己是罪人吗,我说承认呀,他又问你相信耶稣为我们受死复活是真的吗,我说为每次想到这个就很感动,我问他什么时候决志比较好,他说当下就可以,然后我就迷迷糊糊地决志了。这之后才开始了真正的认识主。 决志之后我开始自己阅读圣经,然而,阅读的反应却是每读一句都想反驳都想质疑。为什么圣经的记录有着男权社会深刻的烙印?若神是公义的,为什么又有拣选?为什么只有通过耶稣才能得到永恒的生命?天国是什么?揣着这么多疑问的我真的很容易走丢。但耶和华是好牧人,不会丢下他的羊。像耶稣应许的说:“寻找,就寻见;扣门,就给你们开门。” 就在我满心疑惑时,心珏微信我,问我要不要加入她和梓灵的查经小组,我说好啊,就开始了我们基本每天晚上一个小时的查经,我们已经查完了马太福音、约翰福音、罗马书,现在到了创世纪。感谢神,让我在心珏带领的这每日的查经中,饮食神的话语,让我找到了心中疑问的答案,并在潜移默化中,使我眼睛更加明亮,看到了主对我的爱,还有他话语中的真理。 回到创世纪起初神造天地,神按着自己的样式造男造女都看为甚好,并给人类自由意志,但因为亚当夏娃不相信神的诫命,受魔鬼引诱吃了那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因此人有了罪,与神隔绝,生活在魔鬼撒旦掌权的这世界,并会死亡。神为了让我们回转心意,差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来这地上为我们死在了十架上,三日后复活,战胜了罪,因此我们有了信靠主耶稣,到永恒神的国中同住的恩典。这份爱的伟大无法测度,而这份白白的恩典也是我们不配的。 耶稣在被出卖钉十架之前,为门徒洗脚,包括为犹大,并赐下新命令,让我们像神爱我们一样,彼此相爱。每次读到都非常感动。我是个罪人,曾经不认识神,或者试图挑战神,他还依旧爱我,告诉我,不要怕,他是alpha and omega, 他是the First  and the Last. 这份爱给了我巨大的安全感,也在教我如何爱人。就如哥林多前书13章说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信主之后我最大的改变就是,生活的重心重新Calibrated了。以荣耀主做神所喜悦的事,比自己做自己想要的或他人期许的更为重要。这让我对暂时的得失有了更多的耐心和盼望。少了很多焦虑,而多了很多信心。天国不是死后的事,当我们接受信靠主耶稣,心里就有圣灵充满,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我们就与主同在,天国的平安和喜乐就临到我们心中。其次,我还慢慢养成了读神的话语并分享祷告的习惯。每日读经有所得着成为了这些日子里最幸福的事情。我是个很容易半途而废的人。所以从去年和心珏她们开始能一起坚持查经到现在真的非常开心!希望能够一直坚持下去!最后,也是参加完LIFEGAME之后有的更加迫切的想法,就是,寻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并荣耀神是最重要的,真的希望能够多向身边的朋友传福音,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传道书三章11节说,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也许还会有很多疑问,但愿我们谦卑近前,领受主爱,阅读圣经与神直接沟通,并忍耐盼望,心中喜乐平安。

Anchor Holds Website Banner

Kate 的受洗見証 04/2017

 
权利;金钱;能力,划分这个时代人与人等级的三把大刀。我们这辈人谈论很多的一句话“我
没安全感“,不管说或者不说出来,这种不安、无力以及无法满足的感觉是存在的。我也曾是
这样的“没有安全感“的人。
起初我觉得这样的不安是因为“能力“,一口气从小城市考去上海,再从上海到纽约。跻身最好
的学校,内心的不安感不减反增。这是一个不会被“原谅“的地方,每天担惊受怕怕自己做不好,
陷入了更恐慌的状态。开始去效仿所谓“洒脱“的人,她们好像活的很开心。但那些粉饰的快乐,
根本不堪一击,心里的黑洞越来越大。大家都在不同程度的被“三大法宝“操控,都活的很疼最
后麻木沦为“机器“。大城市里面现象尤为突出。爱是什么?奢侈品。
有一次朋友拉我去教会,我是拒绝的,那是弱者去的地方,我可不是弱者。朋友说只是去吃饭,
免费吃!就这么个小理由,我来到了教会。当我坐在教室里和大家一起学习圣经的时候,就一
瞬间,感觉心里面那个“黑洞“不再存在。心里面满满的都是平静。我好奇这种力量到底是不是
所谓“神爱世人“的力量。“你尽心尽性寻求他的时候,就必寻见。(申命记 429)“ 教会的朋
友和我一起成立了一个读经微信群,每天我都问着奇奇怪怪的问题,但大家也悉心一一解答。
去了一个家庭教会,家庭教会里面的兄弟姊妹有着非常强的逻辑,我称之为“学术派“,他们用
严谨的逻辑解决了我心里特别多的疑问。还有一个机缘巧拉起来的 Skype 群,里面是一个
上了年纪阿姨,有着非常非常多的活经,从活上我解了神是如何实实在在存在的,
我称之为“野路子派“。就这样三力量,在短短半年内,拉着我到了神的殿中。信不是因
为能够高枕你心里入力量,你有力气,有气去面
尘俗的爱只在有,一刻灿烂便要走;在耶稣,我不信爱会无尽,但感受到
神的爱后,起那句“无从解不可说的爱,千秋过仍长存不
 
Jump In Baptism Sunday Church Website Banner

Ruby的受洗見証 04/01/2018 復活節

 

过去的我,是一个活在别人眼中的人。圣经上说“不要效法这个社会”,然而认识主之前的我总在这么做。那时的人生的意义也可以简单粗暴的总结成 “我要过一个成功的人生,一个让别人羡慕的人生”。但是,我从来都无法定义究竟何为成功。所以我常常很焦虑,生活过得很急促,常常为一些小事焦头烂额。那时在我看来,人生就是一小段一小段的百米冲刺。而且,我想在每个百米都赢。必须承认的是,这样的思维在很大程度上是被高考训练出来的。所以基本上从高三开始,我的脑海里总浮现这样的声音:“高考考不好就完了” “找不到好工作就完了” “不能跳到好公司就完了” “嫁不到好人家就完了”, 生怕错了那些时机,生怕输了那一段段的百米冲刺。这样的焦虑,伴随的一个心理暗示是:“只要高考考好了就好了”,“只要找到好工作就好了”,“只要结婚了就好了”,好像只要完成了这些目标,就可以抛下负担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了。于是,我变得非常结果导向,一切都从自身角度出发。

 

这样的心理,也映射到爱人的过程中。我从没学会如何真正的爱人。我以为我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我觉得我已经牺牲了够多了,却常常还是在心中责怪别人没有给予相同的回应,常常还是在乎公不公平,在乎自己是否有损失,在乎自己在别人眼中的价值。

 

于是也就这样,我活在一个自己构建的,被他人的一言一行不断动摇的世界中。

 

信主的过程是一段非常奇妙的旅途,当下觉得是巧合偶然,信主之后才发现一切都是主精心安排。我印象中第一次被传福音是在大三的时候,那时在伦敦参加一个公益活动,认识了一个新加坡的姐妹。有一天晚上夜聊,她聊起自己的信主的过程,因为觉得自己找到了truth, 于是就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Ruth. 我当时对基督教基本没有任何接触,我记得我问她,“那你要是有一天不信了怎么办?” 她说:“就算是这样,主也不会怪你的。主会等你回来。” 然后她为我做了祷告,送了我一张福音卡。上面写着Matthew 6:9-13节:

“Our Father in heaven,

hallowed be your name.[a]

10 Your kingdom come,

your will be done,[b]

    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11 Give us this day our daily bread,[c]

12 and forgive us our debts,

    as we also have forgiven our debtors.

13 And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evil.

 

我当时连上面的经文都没看懂,却一直把这张卡带在身边。从伦敦带回厦门,从厦门带去北京,从北京带来纽约。我特别希望能够再见到她和她说,姐妹,今天我受洗了。

 

而真正让我开始相信主的存在是客观事实的,是在一次从东京返回纽约的飞机上。在场的好多姐妹都听过这个故事。那是一位学数学的PHD,我管他叫科学家。我问起他信主的原因,他说“你知道一个叫熵的概念吗?这个世界如果没有神,也就是说如果像大家认为的这个世界是随机形成的,熵值就会越来越大。就好像你不整理你的房间,它只会越来越乱。如果这个世界是随机形成的,不可能是今天这个样子。我学数学的,看这个世界,就只剩公式了。我可以用公式去解释这个世界的一切,但谁来解释这个公式?只有神。” 我恍然大悟。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接受了,也再没有怀疑过,主创造这个世界的事实。

 

之后,便是逐渐认识主的过程了。感谢主一路的带领指引,感谢祂安排了这么多在我身边的弟兄姐妹,这么多一路上带给我震撼、感动和爱的人。思羽, jenny, 利加,罗薇, 给我很多帮助和力量。如果没有思羽带我来CBG,没有她们几个带我来MGC,没有MGC,牧师师母Duncan Bella Tony 没有你们的牧养和帮助,我不会有机会这么快这么好的认识主,还有life game, 一起参加life game的弟兄姐妹,感谢你们让我看到主的力量和感动。感谢每个在MGC服事的弟兄姐妹,在一起成为了这么有力量的肢体。还要感谢,今天来见证我受洗的田媛和Amy,愿主让圣灵住到她们心中,使她们的双眼更明亮,让她们可以听到主的话语。

 

第一次去CBG是2017年12月1号。这四个月以来,每天都感觉自己在更新。我感到有股力量支撑着我,让我不再恐惧,不再那么患得患失。就好像马修7:24-25说的“Everyone then who hears these words of mine and does them will be like a wise man who built his house on the rock. And the rain fell, and the floods came, and the winds blew and beat on that day house, but it did not fall, because it had been founded on the rock. ” 这就是信心。这就是,依靠着主增添信心的感觉。认识主,是一个放下自我,认识原罪的过程。是一个接受救赎,把生命交托给主,被主伟大的爱感动从内而外转变的过程。祂让我意识到从前我觉得多么重要的那些所谓的生活目标,都只是结果而不是目的。祂让我意识到 how significant your life is doesn’t depend on how much you possess, but how much you give out. 祂提醒我不仅要反思做错的事,更要反思自己做好事的动机。究竟是为了让自己感觉良好,寻求回报,体现自身价值,还是出于对他真正的关爱。祂教会我爱,是给予,是包容,是相信,是忍耐。祂让我意识到了生活不是一段段百米冲刺,我们看不到终点在哪,我们只凭着信心在跑。就像林后5:7说的 “For we walk by faith, not by sight.” 感谢主,感谢主找到了我,感谢主让我的生命有了意义,感谢主让我在祂的爱和灵里不断更新成长,我已将生命交托给主,因为主是爱,是道路,是真理,是生命。

春和的受洗見証 01/2018

 
        弟兄姐妹们平安。想在分享见证之前,先跟大家分享一段经文,歌林多前书13 章第 4 到 8 节:“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感谢神,这是一个新生的时刻,旧事已经过去,一切将是新的了。回首认识神的历程,感触良多。
        我成长在一个充满爱的大家庭。我的家里有很多医生,他们为人正直,有非常严谨的生活态度。因为这样的成长环境,在 2010 年以前,我是一个骄傲的,完美主义的年轻人。我对生活幸福的源头没有思考,我觉得一切理所应当。I took everything for granted.
     当骄傲的灵充满我的身体的时候,就像一个咒诅一般,2010 年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亲人。在医院守护的那一周,是我一生都不愿意再想起的时光。至亲在眼前如朽木凋花般散尽活力,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除去内心的创痛,我感受到巨大的恐惧。苦难常常是结伴而来的,对死亡的恐惧只是一个开始,在那之后紧接而来的,是许许多多的人间冷暖,世态炎凉,以及长期焦虑惊恐带来的身体上的伤害。也许是出于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我的心渐渐麻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拒绝触碰别人的真心,也拒绝向任何人敞开心扉。这其中包括我的妈妈。I just shut it down. 我觉得所有的人事都是虚妄的,不值得留恋和付出。虽然还很年轻,但是感觉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
        2013 年,我第一次来美国读书,认识了一个美好的女孩子,她成长在东岸一个充满爱的基督徒家庭。我们现在是很亲密的朋友, 彼此有很深的生命连接。2013年的感恩节,我和她的家人在一起庆祝。也是在那一年,中国大陆放开独生子女政策。在晚餐席间我们聊到这个话题,我感到内心孤独和恐惧的情感在泪水中被释放出来。在那之前他们常常带着我祷告,我想神在那时候打开了我的心门。有光渐渐进来,是一种温暖而坚定的力量。我开始慢慢认识更多新的朋友, 从隔绝的状态里出来。
        2014 年开始,因为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开始在北大从事外事和教学工作。因为工作的关系,接触到社会不同方面的人群。有北漂多年,从流浪汉变成金牌教师的年轻父亲;有被丈夫抛弃,但是依然热爱生活并努力给女儿最好陪伴的职场妈妈;有从童年被虐待阴影中站起来并通过艺术传递光明讯息的编剧作家;他们都生活在上帝的爱中,他们坚忍,并心怀盼望。我同他们并没有直接的工作关系,但是神让我在拥挤而空旷的城市里遇见他们,并透过他们得到启示。还有我的学生们,我在他们身上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我想要在生活中可及的方面帮助他们。因为我得到这么多的爱,我想要把这爱传递下去。付出爱,让我觉得非常幸福,神让我找到一个生命的支点,感谢赞美神。在不可及的方面,我便默默祷告。
        2016 年,我的发小结婚,我去到西岸看望她和准新郎。在圣诞节的时候我们一起参加了教堂的敬拜,在那里我内心跟神第一次有了正式的交代。他叫我真诚地面对自己的骄傲和软弱,承认自己的不完美,并继续勇敢付出。我那时候正站在人生的又一个十字路口,现实生活依然充满挑战和不易,但是我感受到一种平安,从神而来的平安。我在心里暗暗决志。
        2017 年,我辞去了在北大的工作,来到哥大学习,回炉再造,盼望以后能一直专注地从事教学工作,做一个荣神益人的老师。也是通过这个事情,我和妈妈之间有了比以前更深的情感交流。因为一些原生家庭的因素,我在孩童时期没有跟她建立起attachment。所以很感恩神给我们这个机会,在思念逝去亲人的同时,我们努力在地上,跟着神的带领,慢慢建立有效的爱的沟通方式。
        今天是我的生日,非常感恩可以来到这个蒙福的教会,并在此接受洗礼,正式成为上帝的女儿。非常感恩牧师,师母,还有弟兄姊妹们的鼓励和共同见证。一个属灵的婴孩,欢喜地宣告:我弃绝骄傲,恐惧,和孤儿的心;我将自己完全交托于天父爸爸,要在这地上,信靠他,聆听他的话语和其间的真理,努力行出他希望的模样。
        感谢赞美神。哈利路亚!旧事已过,一切都将是新的了。
 
春和
2018 年 1 月于纽约 
Holy Spirit Website Banner

Celine的受洗見証 01/2018

 

我信主前的生活:

 

我从小生活的地方在中国中部的少数民族地区,那是一个经济发展落后,佛教,道教和各种巫术盛行的地方。在那里人们习惯于在经济,生活,健康等方面遇到困难的时候去寻求“通灵”人士的帮助,无论是出于哪种原因,在那里的人们大部分是相信这些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并且执着于寻找那种力量去解决他们的生活困境。而所有的这些情形为当地的“通灵”人士提供了一种谋生的手段,而这样一种职业的存在也让当地的居民生活在一个多“灵力”的环境中,但当地的居民从来分不清这些“灵力”是出自于神还是魔鬼。当然当地也有少数的无神论者,自己也见过一些无神论者从“不相信”有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到“相信”其存在的过程,包括我的爸爸。我的家庭也是不例外的,相信有超自然灵力的存在,因为我们都不只一次的当场亲眼见过那些灵力的存在。但当地人几乎没有人信基督,在那里没有教堂,也没有人传福音,我也从没听说过周围的人谁是基督徒,因为在当地人看来基督是西方国家存在的神。所以在信主前的生活里,每当生活遇到一些不顺的时候,我也会默默地跟神祷告,但那时候其实自己并不知道神是谁。有些“通灵”人士也是我们家的老友人,常常也会为我们家解决一些事情,在我来美国之前他们也再三叮嘱我去美国之后千万不要信基督。那时候的自己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生活信仰,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的存在,有时候生活不顺的时候会祈祷,只是不知道神是谁,也就更谈不上懂得什么是救恩。

 

我信主时的情形:

 

在美国的第一份实习,我去了一家做家暴服务的机构实习,我的老板和同事们都是基督徒,机构也有牧师,牧师在做服务的过程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帮助妇女重建生活信心方面,因为遭受家暴的妇女大多都有心灵创伤的。那时我也会经常和牧师聊天,那是我最初浅显地开始接触和认识基督。对于一个从小在各种灵力并存的环境中长大的我来说,相信基督的存在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而那时的相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相信,因为起初自己并不懂得什么是罪,也不懂得什么是救恩,只是相信基督的存在,相信基督的力量。

 

而我真正意义上主动需求神的过程,起始于自己来了美国之后所遇到的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确实也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困扰。而这些困扰在曾经的生活中也出现过,但也从未被真正地解决过。自己也曾跟着妈妈去寺庙拜佛许愿,妈妈也曾让“通灵”人士帮助解决,但是一旦这些事情再次重复出现时,自己又陷入一种无能为力的无力感中。于是我开始主动地去找牧师了解基督。基于我的疑问我的牧师开始跟我讲述基督教和其他宗教的区别,随后慢慢跟我讲述基督里的救恩。她开始让我读圣经,我也很乐意,因为自己也认为圣经这本书是值得一读的,于是我下载了Bible,开始自己的读经计划。由于法拉盛那个地方离学校很远,所以我的牧师介绍Vida给我,让我加入哥大的查经班,于是我就来到了CBG的大家庭里。

 

起初第一次去哥大查经班的时候那是去年的6月23日,Vida介绍心珏给我认识,心珏代表哥大查经班送给我一本纸质的圣经书,当时就觉得很温暖,基于自己对圣经的兴趣,以及之前在机构里跟我的牧师谈论的那些困惑,我决定跟着查经班一起查经。我记得刚开始跟着大家查经时,对于很多经文我都有不少的疑惑。第一天在查经班查经时,大家温习了圣经十诫,其中第一条不可信仰别的神,第二条不可拜偶像。当时读到这两句时内心其实是及其不舒服的,当时自己的思维是像佛教这些宗教是承认其他宗教的存在的,也承认别的神的存在,为什么基督教就没有一点包容性。关于这个问题自己又问过自己的基督徒朋友,他是在加州读的神学博士,他跟我说关于我的这些所有疑问,在圣经里都有答案。于是,我决定继续多了解圣经,多了解神,每周坚持去教会。

 

而让我能更加坚定读圣经和去教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每周在唱赞美诗时所获得的感动,当时最喜欢的歌是《献上尊容》和《你是我永远的救主》。回到家也是很喜欢重复在网络上听。在搜索《你是我永远的救主》这首歌时我发现这首歌的MV来源于《耶稣受难记》。为了更加理解耶稣被钉十字架替我们罪而死的意义,我自己单独在家里看了这部电影,记得那是一个不眠之夜,看完之后流了很多眼泪,我有很多的不解,我甚至有些怨恨,有些责怪天父,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去受如此残忍的酷刑,而那些杀害耶稣的祭司长和法利赛人却可以为所欲为。于是我不停地发微信骚扰陶扬和腾翔他们,想听听他们的见解。然后也去机构找过我的牧师,牧师又重复跟我讲了一遍耶稣被钉十架和救恩的意义,同时牧师也建议我多读神的话语,在神的话语中理解救恩的意义。

 

于是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读经计划。一是自己读经时不够深入,以至于每周去查经班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二是每周一次的查经讨论于自己是不够的,我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和基督徒前辈们多多交流,更深刻地理解神的话语。于是我找到心珏,和她一起制定了我们的查经计划,前期只有我跟心珏,后面嘉琪也加入了我们,还有Jenny. 尽管我们几个人不是每次读经时都同时在,但我们几乎保持了每天晚上读经至少一小时的习惯。而在我身上经历的改变也是源于这个读经计划的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开始信主也是在每天的查经中看到了自己的改变,得到了确信和信心。所以我特别感恩神的带领,感恩心珏能每天坚持带着我们读经,让我们更加深刻地理解神的话语和神的心意。祷告中神的应许,梦里多次与神交流的场景也让我开始经历神,受洗前的一波三折也让我更加理解和明白什么是救恩,在此特别感恩神的恩赐,感谢邱牧师,邱师母,我机构的牧师Kitty,Duncan,Bella 和Tony,原定于感恩节的受洗,由于自己没有准备好,他们耐心地给我讲解什么是救恩,让自己更加确信自己的信仰,懂得学会倚靠神,顺服神,过属灵的基督生活。于是才有了今日的受洗之礼,特别感恩!

 

信主后的改变:

改变之一,喜欢读神的话语,喜欢与神亲近。曾今只是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渴望神,但是现在并不是这样了,并不仅仅是在生活遇到困难的时候渴望神,而是每天都渴望与神有交流,尽管现在还没有基督徒前辈们对神的话语理解的那么深刻,但是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改变之二,开始理解基督教与其他一些宗教的区别,理解为什么不可信仰别的神,不可拜偶像。自己很深的体会是,信基督之后会分辨出圣灵和邪灵的区别,老家的那些邪灵的力量会让我感到恐惧和不安,而把自己交托于神之后,在圣灵那里得到的是平安。

改变之三, 以前会发现自己有些行为是违背神的心意的,但是信主之后,祷告之后再也没有做过。虽然不能保证所有的行为符合神的心意,目前也没有读完神的话语,但是至少自己能意识到的一些不合神心意的行为自己都在作改变。

改变之四,承认自己是有罪的,承认耶稣是自己的救主,并愿意把自己交托于神的手中,倚靠祂过属灵的基督生活。因为我们的罪源于我们的本性是悖逆神,我们的罪将我们与神分隔,但主耶稣开辟了一条恩典的道路,为我们的罪被定在十字架上,并死而复活,洗净了我们的罪,实现了对我们的救恩,从而修复了我们与神的关系。救恩是神恩惠的、不应得的恩赐,并只能藉着信耶稣基督得到。所以只要我们“口里承认,心里相信”主耶稣,藉着神的恩赐,从罪永久的惩罚中解脱出来而得永生。

改变之五, 信主后已经找到之前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的答案。由于是涉及到一些私事,就不多分享了。

 

每个人信主的路都是不一样的,这一路寻求神的过程都有神的恩赐和带领,特别感恩!感谢神的救赎和恩赐,感谢兄弟姊妹的陪伴和支持!阿门!

 

Baptism Sunday Christian Website Banner

Jen的受洗見証 04/2017

 
弟兄姐妹平安,我是Jen,今天很幸运能够归入主的名下,做主的儿女。很高兴能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的受洗见证。

我成长在一个基督徒家庭,父母都是基督徒。在我小时候,父母给我念的睡前故事就是圣经故事。那时候对我而言,圣经就是一些神话故事,离我太遥远,不太真实。那时候我觉得,约拿在鱼肚子里可以呆那么久和孙悟空在妖怪肚子里没什么区别,不过是一些撰写的神话罢了。虽然每天睡前,饭前都会祷告,周末会去主日崇拜,但对那时候的我而言只是跟随父母的一个生活routine而已。神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应该怎么做都是我所没有思考过的。再长大些,我能自己认字阅读后,睡前读物便不是圣经了,毕竟对那时候的我而言,圣经太难读懂,没意思。父母对我的灵修要求我也就是糊弄糊弄打发过去。那时候觉得自己能够控制住自己的生活,学习过得去是我认真学习了,身体还不错是我不挑食,坚持运动,有些好事发生我会觉得不过是随机过程,我运气好罢了,那时候我觉得我并不需要神,靠着自己也过得挺好的。

后来我就来美国念大学了。是一个没有太多中国人的大学。那段时间,我一直忙着享受着新鲜的大学生活,忙着学习,玩耍,交朋友,渐渐离开了父母的影响,也远离了神。我之前是学物理的,大部分的学业都被复杂的公式所充满,我们可以计算出卫星运动的轨迹,我们可以计算出原子衰变的半衰期。好像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有科学的道理,人类的科研也在慢慢揭开这些奥秘,那时候的我甚至开始觉得世界上没有神的存在。我渐渐开始远离神,也不祷告,也不读经了,也不去团契聚会了。

到了大三上的那个学期,那段时间过的特别糟糕,无论是学习,生活,身体,人际关系,实验室的research 工作都一团糟。我就一直开始整夜的失眠,经常性的情绪奔溃,不断的怀疑自己,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工作,当时我选择了去学校的counseling center寻求帮助,确实有一些效果,但是好像没能真正解决问题,而是暂时稍微缓解了些问题。我父母当时跟我说,你去找个团契和教会吧,我说,我们大学,哪来的华语基督徒团契。不过也听从了他们的建议,当时想着的死马当活马医吧,也没什么其他办法了。当时收到学校CSSA的邮件,有个学生团契通过cssa发广告,邀请大家去团契。他们说他们三年来就发过这一次邮件,也正好这个邮件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这真是感谢主的安排,在黑暗中赐下一道光,用这种方式把我重新带到了他的面前。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重新亲近神,重新认识他在我生命中的意义。到决定受洗之前,我也是struggle了很久,一来是觉得受洗可能并不会对我的生活产生什么改变,但在经过了受洗班的学习之后,明白了受洗的意义以及必要性,也愿意做这个决定。二来,自己心里还是比较软弱,有点害怕去做一个life-long 的commitment。非常感谢这段时间,弟兄姐妹给我的陪伴和指导,也感谢主让我更有信心和勇气。虽然,未来的生活也会有很多困难的时候,但一直知道天父他有所预备,他一直在我们的身边陪我们走过人生的无论是高峰还是低谷。

今天我终于有勇气,在这里宣告我是属于耶稣基督的,我是天父的孩子,让之前骄傲不顺服的我同耶稣基督一起钉在十字架上,与他一同埋葬,一同复活,开始新的生命。阿门。

海倫的受洗見証 04/2017

詩篇139:13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上帝在母腹中便揀選了你。
 
當回看過去 很長的時間 雖仍如霧裏看花 卻能漸漸看清 也能嘗試去了解 上帝的心意與作為。
 
我不認識他時 他先來認識我 而他認識我的經過 要追溯到很早以前。
 
中日戰爭爆發之時 家中一貧如洗。爺爺的兩位兄長 大伯公二伯公為了 改變家中景況在十多歲時便遠渡重洋 到菲律賓打工賺錢。他們從非常 卑微的起點開始 慢慢累積 在生意漸漸好轉之際 寄錢回家中支援。曾有 一段時間 家中貧脊至溫飽都無法滿足 爺爺差點淪落至街頭乞討 也因此 落下病根 身體狀況至年老之際一直不佳。 大伯公一家後來移民到美國 他離世之後 一家漸漸失去了聯絡。而值得 慶幸的是 和二伯公一大家族一直有通信聯繫。他是家中值得敬重的長 輩。若無他長年的支持 家中境況無法迴轉 爸爸無法接受教育成為醫生 也不會有今時今日的我。由於早年外出的緣故 二伯公有幸接觸福音 滿 有祝福成為上帝的孩子。
 
在我4歲那年 爺爺被斷患上肝癌 當時爸爸帶著爺爺四處求醫 無奈發現之 際已近晚期 而加至爺爺長年體弱多病 在被診出肝癌3個月之後便永遠離 開了我們。今日的我不知道爺爺在哪裏 從小聽爸爸說爺爺的故事 他是 疼我愛我的長輩 在離開人世前的最後一刻牽了我的手才閉眼告別。從 小奶奶便是這世上我最愛的人 在十多歲那年看到一向堅強的她在一次 紀念活動中止不住的落淚 想她一直一直很想念爺爺 想念有他陪伴著我 們的日子。爺爺 現在的你去了哪裏 你被天父帶到天堂了嗎 你在人世時 無機會接觸福音 沒有機會得救 將來的我 還能再見到你嗎?
 
因為爺爺突然的離世 五歲那年 我有了第一次見到二伯公的機會。因為 爺爺的突然告別 讓二伯公意識到與家人見面的機會珍貴而難得。 我第二次見到他 是在我20歲 我已長大成人 而這時的二伯公已是中風臥 病在床 無法言語。記得離開Cagayan時我與爸爸與他告別 只見他通紅的 雙眼與將要奪眶的眼淚 我與爸爸非常難過 因為我們不知道 還有下次在 人世與他相會的機會嗎。而正是這次的赴菲之旅 開啟了我向上帝靠近 的大門。
 
在二伯公的家中 我看到醒目的十架 和十架上被釘死的基督。我看到滿 目的聖經 經文上的戒條 覺得深受感動。我看到uncle auntie成為虔誠的 教徒 每週花不少時間進行聖經的學習。我看到神聖的教堂 聽到教堂中 敬虔的歌聲。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潔淨自己的心 靠近神的國 走進神的殿 。離開Cagayan後隔年auntie lilian的生日 我收到她回覆我生日祝福的短 訊。最後一句是 May God keep granting the best things in life for you.
 
被這樣的回覆擊中 那一刻 感覺在天的某一端 是神聖的天父一直在看顧 著他地上的孩子。
 
一年後 我22歲那年 我由香港到波士頓交換。在港大校友聚會上認識蕭 蔭堂教授和他的太太秀芳。我將這句話 “May God keep granting the best things in life for you.”放在他們邀請我至感恩節晚宴的thank you email中 。便有了她之後帶我到波士頓教會主日 也開始了我之後對上帝的認識 和追求。而那時Julie也解答了很多我關於信仰上的問題。在他們之後回 香港的幾次見面中 很感恩 都有神的伴隨與同在。更感恩的是 我在去年 九月開學之際在紐約見到了秀芳 到cbg團契也是因為她的推薦。 去年夏天 二伯公離開了我們 我相信他一定是在赴天國之前 完成使命 把 我帶到天父的身邊。
 
若無這串串腳印連結起的過去 不會有今日的我 走到天父的面前。若無 這一步一腳印奇妙連結起的過去 今天的我 不會成為上帝的女兒 不會成 為家中的祝福。
 
他揀選了我 他是多麼愛我 他是多麼祝福我。他讓我生長在一個安穩的 環境 一個雖稱不上富裕卻衣食飽足的家庭。他給我深愛我的家人 他讓 我沐浴在愛中長大。他給我才能 給我學習的機會 給我追求知識的能力 。他給我康健的身體 給我每一天呼吸的可能。他將我帶到香港 給我新 的環境 讓我因此最終認識秀芳 也因為香港的環境讓我有更多接觸與接 納福音的機會。他引我走的這一條路 多麼漫長 多麼用心 多麼充滿愛與 祝福。他一路引領我至紐約 給我預備了很好的團契與教會 讓我最終下 定了決心。
 
要感謝的名單有很長。而這名單中的每一位 都給了我無限的愛 溫暖與 關懷。你在這裏 給我安排了天使。你在這裏 給了我一處珍貴的角落。 你讓我安然 讓我平靜 讓我每天即使帶著眼淚睡去 清晨卻能帶著安樂蘇 醒。我看到了一個 不能更愛我的存在。 他的愛 點燃了我對生命的熱情 讓我重新充滿了熱血 讓我感恩這每一天能醒來的恩賜 讓我珍惜這生命 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
 
最後這段話 請各位見證 我要說給我們在天上的父聽。因為我知道 此時 此刻 你一定在 你一定來到了我們中間 你一定在聽我對你說。天父,我 知道你一定一直在等這一天。因為你願將九十九隻羊撇在曠野 去尋找 那一隻失去的羊。因為你願意點上燈 打掃屋子 尋找那失落的一塊錢。 因為你一直悉心地坐在門邊 等著那回頭的浪子。你找著時 他回到時 你 歡喜快樂。阿爸天父 今天 我回家了。我終於回來了。從今以後的每一 天 我願意 將我的生命全權交託給你。我願意 一生在你的殿裡 讚揚你的 柔美與慈愛。我願意 將我生活的每一步所行當作我獻給你的活祭。我 願意 從今開始生活的每一天都遵照你的教導與旨意。我願意 順服你在 我身上要行的每一份心意。我願意 活出以你為中心的生命 直到我再見 到你的那一天。
 
我要向你盡情地歌唱 向你獻上最真誠的愛。
It's Complicated Relationships Church Website Banner

Manhattan Gospel Church

A new Chinese church in Manhattan, New York